美到窒息!薛明花店一览 从排球女将到花房姑娘

  北京女孩薛明曾是中国女排队中的主力副攻,球迷们送给这位面容姣好、皮肤白皙的女排姑娘的绰号是“兔子”,既是因为她的性格安静不张扬,更是因为在场上动如脱兔。薛明曾在网前为中国女排撑起了第一道屏障,曾经参加过2008北京奥运会和多次世界大赛。因为心脏早搏、左小腿韧带撕裂、严重的双膝劳损和积水,薛明错过了2012年伦敦奥运会。2013年代表北京队参加全运会后,薛明选择正式退役。退出竞技赛场后薛明没有继续留在体育圈,经过两年的打拼自谋职业的她有了新进展。花店和花房中配套民宿的正式开张让薛明有了两个新的身份:花店老

  我是个子最高的花店老板,也是最会打排球的花店老板,还是排球运动员中插花插得最好的

  “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这一派春意盎然花香满屋的场景,在女排国手薛明新开张的花房中得以重现。虽然屋外是白雪皑皑的隆冬时分,但走进花香四溢的温暖花房,这份感受却让人心旷神怡。

  “一句京腔十足的欢迎光临,身高1米93的女老板迎向客人。”

  几乎每个女生小时候都有个开小店的梦想,对于小店的设想中,花店和咖啡馆绝对是大多数,中国女排前国手、美女副攻薛明也有普通女生一样的梦想,跟绝大多数女生不同的是,薛明把自己的花店梦想变为现实。

  在淘宝和微店上开了网上花店后,薛明近日将自己的实体花店开在京城最雅致闲适又文艺范十足的东城区五道营胡同。走进这家名为“明天的明天”的花房咖啡厅,咖啡的氤氲中色彩明丽的鲜花分门别类插在花架的瓶中,沁人心脾的花香混搭着咖啡香气,暖暖的柔光小屋内弥漫着怡人的气息。一句京腔十足的“欢迎光临”,身高1米93的女老板薛明,向走进店的客人微笑。

  北京女孩薛明曾是中国女排队中的主力副攻,球迷们送给这位面容姣好、皮肤白皙的女排姑娘的绰号是“兔子”,既是因为她的性格安静不张扬,更是因为在场上动如脱兔。薛明曾在网前为中国女排撑起了第一道屏障,曾经参加过2008北京奥运会和多次世界大赛。因为心脏早搏、左小腿韧带撕裂、严重的双膝劳损和积水,薛明错过了2012年伦敦奥运会。2013年代表北京队参加全运会后,薛明选择正式退役。退出竞技赛场后薛明没有继续留在体育圈,经过两年的打拼自谋职业的她有了新进展。花店和花房中配套民宿的正式开张让薛明有了两个新的身份:花店老板娘和民宿房东。“他们都说我是身高最高的花店老板,其实我也是最会打排球的花店老板,还是排球运动员中插花插得最好的。”薛明这样介绍自己的新身份。

  “人活一辈子,我不想把一生的时间都放在一件事情上。一定要选择让自己心情特别好的职业。”

  作为北京女排队中为数不多的优秀国手,北京女排所在的木樨园体校曾提出过想让薛明留在队中或者从事行政岗位的工作,薛明有自己的打算:“当时学校留我,我也认真考虑过要不要留在队里。我不想当教练,因为太累心,也不太想从事行政岗位的工作。从事排球这么长时间,排球肯定是我的强项,但我希望尝试不一样的生活。人活一辈子,我不想把一生的时间都放在一件事情上。”

  “你长得这么漂亮为什么不考虑进演艺圈呢?”有人这样问薛明,长得好看这句夸赞薛明满意地收下了,但是薛明从来没有考虑过演艺圈,她说想要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不走寻常路的薛明真的走上了创业之路,只是她选择了和体育圈完全不相干的个体经营,“别人问我既然创业为什么不选择现在大热的体育产业,反倒是离开自己熟悉的体育圈来开花店?我就觉得希望按照自己的兴趣爱好选择二次就业。没退役那会儿我就喜欢摆弄鲜花,每次在家自己学着插花觉得特开心,当时就想下队以后一定要选择让自己心情特别好的职业。”当运动员的时候薛明就是出了名的爱美,她是女排队中的时尚达人:一丝不苟的淡妆、精雕细琢的美甲,无论在场上还是场下她都希望展示出自己最美好的一面。

  “遇到合适的,所有的条条框框就都不存在了。他不在乎身高,我更不在乎,有我这么高的老婆多拉风啊!”

  薛明选择开花店还离不开背后这个男人的支持那时的朋友、现在的老公宗典。比薛明矮13厘米的宗典是一位央视编导,经朋友介绍后两人认识已有七年,不过真正谈恋爱仅半年,就在今年夏天领了结婚证。如果按照流行的话来说,两人不但是姐弟恋还是闪婚。“你见过我老公吗?”薛明一边聊天一边指着旁边的老公向笔者介绍,有点胖胖的宗典站在薛明身边展示着最萌身高差,“我对胖胖的男生有天生的好感。他不在乎身高,我更不在乎,有我这么高的老婆多拉风啊!”薛明曾表示要找个比自己年龄大的男朋友,没想到“遇到合适的,所有的条条框框就都不存在了”。

  作为美女国手,薛明的感情生活曾被炒作。2010年薛明随中国女排在广州参加亚运会期间,有媒体爆出了跨栏飞人刘翔和薛明热恋的假新闻。这段八卦当时炒作得沸沸扬扬,还将两人交往的细节八卦得惟妙惟肖,称“刘翔在女排所住的楼下大喊:薛明我爱你!薛明也在队友的哄闹中双颊绯红娇羞应答”。对于这种无聊炒作,薛明当时就断然否认。

  “以前都传我有这个那个男朋友,在队里那会儿真没时间,天天训练比赛根本顾不上谈恋爱。每天8个小时的训练,白天练球,晚上上课,一天24小时基本没有自己的时间。”退役后的薛明跟宗典有了更多相处的时间,两人聊天时,薛明说起自己想开店的打算,宗典马上支持:“那你就开啊!”宗典的态度让薛明先是一愣,能够得到这样斩钉截铁的支持让薛明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我说我想开咖啡店和花店,他就说那你去学插花。然后我们两个就真的上网去搜哪里能学插花。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天天插花,日式、欧式、中式各种各样的插花我就都学会了。”薛明说:“每个人会有各种各样的想法,因为没人支持所以就没付诸行动或者中途放弃,有人帮你、给你信心,慢慢这件事也许就做成了。”正是宗典的支持让薛明在接下来遇到困难的时候义无反顾地往前冲,两人的感情也在这个过程中迅速升温。

  从花房的筹备到最后开业,宗典和薛明通力合作下了不少功夫,宗典指着花房说:“这里所有的轻装修都是我们自己完成的,很多创意都是薛明自己亲力亲为设计并实施的。”奔走在各大建材市场进货,利用腿长的优势爬上人家的绿化车上进货,自己搬着材料上车再搬到店里,薛明笑侃自己十几年的杠铃没白练,需要力气的时候都体现出来了。打胶、刷油漆、搬家具、做手工“花房越来越有模样,什么辛苦都是值得的。”

  薛明最惦记的还有排球圈内的一群姐妹们,“我要邀请大梅、蕊蕊她们都来我的花房小住,让她们也来感受一下花房民宿,跟我一起插花、喝咖啡、聊天。”北京女排的前队友韩旭结婚,薛明亲手为好友扎了一束新娘最爱的绿色主题的手捧花,还特意帮她布置了绿色为主色调的甜品台。

  薛明把自己的婚礼答谢宴特意选在了明年3月,“姐妹们现在都在打联赛,腊月又不能结婚,我和我老公商量好了,我们的婚礼答谢宴定在3月底。”薛明扳着指头说自己的伴娘有这个、那个,刻意没说出伴娘们的名字,新郎宗典却无意透露了薛明的好姐妹王一梅肯定会是伴娘之一,“伴娘团的平均身高是1米85,我的伴郎团肯定是压力山大啊!”

  在“明天的明天”花店的装饰墙最高位置上摆着一个奖杯,那是2008年香港大奖赛最佳拦网的奖杯,这是属于薛明曾经作为中国女排副攻的荣誉记录。在过去十几年时间里,薛明只做了一件事:打好排球。从什刹海体校到北京女排,从北京女排到国青女排,先后入选陈忠和、蔡斌、王宝泉和俞觉敏历任中国女排主帅率领的中国女排。

  薛明10岁时身高已经达到1.68米,曾有大兴区体委的一名篮球教练把她叫过去,看她跑得不快也跳得不高,就建议她去打排球。正好碰到什刹海体校来选人,薛明被挑走了,而在那拨小球员中,薛明是身材最矮的一个。个子矮、身体瘦弱的薛明,自有她的过人之处,“我刚进队时,也没有信心,后来教练觉得我协调性很好,学动作特别快、悟性高,就让我打副攻。关键是我的身高迅速攀升,很快成为队中身材最高的一个。”进入北京女排一队后,老帅胡广礼对薛明爱护有加,薛明当时的愿望就是进入北京女排一队能打上主力,而进入国家队是想都不敢想的。2002至2003赛季,薛明第一次代表北京女排参加联赛,第一分就拦死了当时的国手接应周苏红。2005年薛明正式入选中国女排,并在国家队度过了7年国手生涯。薛明的特点与中国女排别的副攻不一样,中国女排的副攻绝招之一是背飞,而薛明则是3号位的短平快和近体快攻为主,薛明说:“我的技战术风格不太被认可,其实世界男排和巴西女排的副攻也是这样打的。”

  漂亮又爱美的北京姑娘薛明和中国女排的每一员一样能吃苦、能战斗,在训练和比赛中践行着女排精神。2010年薛明随中国队参加女排世锦赛,首场比赛面对小组实力最弱的加拿大队,对方的一记重扣砸在薛明的手上,剧烈的疼痛让她面部表情痛苦,握着左手仍然在场上积极参与防守,甚至起跳用单手和队友进行拦网配合。赛后薛明被立即送往医院检查,经诊断是左手拇指错位。大夫帮忙把薛明的手打上夹板,把拇指和食指绑在一起,看着包扎得像个馒头一样的左手,忍着十指连心的疼痛,薛明红了眼眶说:“只要队伍需要,我肯定上场。”带伤上阵的薛明一如既往地淡定,好像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薛明的坚强给球迷留下深刻的印象,而在摆弄鲜花的过程中所吃的苦、受的累一点也不少,她仍然能微笑着坚强面对。“以前打球靠手,现在创业开花店还是靠手。”如今的薛明,双手总挂着一道道红印伤痕,“以前打排球缠胶布,最多手会开裂,现在再注意也经常会被花刺扎破。做花艺的时候不能戴手套,就像打球需要球感一样,插花和扎花束也需要手感,戴上手套就没有手感了。”薛明说,“现在还忙得过来,我自己在打理店里的事务。以后肯定要请人帮我忙,但是花还必须得是我自己来做,我亲手设计、亲手制作的东西大家看着开心,这也是我的花店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

  “如果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开花店,可能不会这样顺利,也不会得到这么多人的帮助,所以我还是挺感谢女排那一段生活的。”

  退役后的薛明并没有离开排球,现在薛明与排球为数不多的接触是,每逢北汽女排的主场,去光彩体育馆做北京台的解说嘉宾,“算是换个身份继续参与排球吧。每次比赛结束后我都赶紧走,真害怕被人看到我换上赛服又上场了。”说完这句玩笑话薛明忍不住哈哈大笑,“现在在场边看比赛很淡定,已经习惯以旁观者的身份看比赛,希望能通过自己的解说帮助观众了解职业球员们在场上怎么想。”

  今年郎平率领的中国女排时隔12年重夺女排世界杯再登世界巅峰,在电视机前为郎导和姐妹们助威的薛明也由衷地为队伍高兴。“我也曾想过如果我再坚持一下会不会也站在世界杯的赛场上,但我还是安慰自己:每个人的时代不同,不能把所有的好事都占到。我2005年才进国家队,2004年(雅典奥运会夺冠)也没赶上。没拿到过世界冠军固然有些遗憾,但是对我来说在排球赛场已经到达了我想要的体育巅峰,现在我需要在其他方面做新的尝试。离开排球不是因为不爱排球,而是在实现了一个梦想之后,我想继续去追逐另一个梦想了。”

  虽说是远离了排球圈,薛明说自己在开花店的过程中还是利用了一些排球资源,“要说我现在和排球完全没关系不太可能,之前取得的成绩确实给我带来一些便利。如果我要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开花店,可能不会这样顺利,也不会得到这么多人的帮助,所以我还是挺感谢女排那一段生活的。”

  “这条路要是能走得顺利些,那以后的退役运动员或许就多一条路做选择。明天的明天,会更好!”

  中国运动员除了运动场上的一技之长大多缺乏社会经验,长时间投入专业训练的他们缺少再就业的知识储备和技能培训。有退役的田径运动员追讨奖金,有体操运动员街头卖艺,也有举重运动员当搓澡工薛明的自主择业算是一种新的尝试,能够顺利地让花店开张已经是不小的成功,但能否将花店的运营作为养活自己的出路还有待考验。薛明说:“运动员退役以后都会面临二次择业,我希望我现在做的事情能给其他的退役排球运动员或者其他项目的运动员提供经验和借鉴。我们同批的很多退役运动员都选择了跟体育相关的职业:成绩没我好的队友大多都在当体校教练、当体育老师,我在球场上打出了点名气,但做了不同的选择。希望这条路能走得顺利些,那以后的退役运动员或许就多一条路做选择。”

  薛明的花房民宿开业后,已经迎接了第一位房客,在香气四溢的花香中睁眼醒来,满满的鲜花浪漫满屋,房客给薛老板点了大大的赞!薛明说自己现在的计划就是经营好这家花房民宿,还会利用花房的场地办活动、开花艺课,教大家做简单的插花或者永生花,做与鲜花、永生花相关的周边产品。其实在薛明的心里还有更大的理想:把自己的花店开到全国,一个城市最起码开一家分店。